您当前的位置 : > 民生动态 >  正文

吉林“嗨歌”贪官:进京开会时有人一路陪唱-搜狐消息

发布时间: 2016-05-08 08:06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吉林“嗨歌”贪官:进京开会时有人一路陪唱-搜狐消息
图为蓝军接受组织审查。王慧晟 摄
图为蓝军接受组织审查。王慧晟 摄


  《扁鹊见蔡桓公》中,蔡桓公有病而不自知,成果从“疾在腠理”、“病在肌肤”,始终到“病在肠胃”、“病在骨髓”,终不可治。

  文过饰非,必定不可救药。这里面“慎易以避难,敬细以弘远”的情理,堪称发人深省。

  吉林省人大常委会农业与乡村委员会原主任委员(松原市委原书记)蓝军小病不治,从开端的不讲规矩,发展到后来的“中流砥柱”,从逐渐地沉溺其中,到最后的执迷不悟。这四次“病变”,让他破纪破法,葬送毕生功业,掩埋一家幸福。

  1 “疾在腠理”??自负专断,不讲规矩

  蓝军的忏悔:……在成就眼前自我观赏,如醉如痴,自豪自信更加膨胀,人也变得更加主观、更自认为是。乐意听表彰话、阿谀话,听不进批驳话、反对话,民主风格更加缺少,接收监视束缚的意识更加单薄。

  一个人什么时候轻易出错误?就是以为自己万物皆备、一切顺利的时候,得心应手了就容易为所欲为,随心所欲而又不能做到不逾矩,就要出问题了。

  蓝军就是如此。作为吉林省曾经最年轻的县(区)委书记之一、最年轻的厅级引导干部之一,他在主政松原,人生最光辉的时候,翻开了自己的腐化之门。

  2003年,蓝军从吉林省新闻出版局局长调任松原市长。对松原的发展,他倾泻了大批血汗。他一位曾经的同事告知记者,只有不出差,蓝军天天凌晨5点多,必带人去一线晨检,发明问题现场解决,无论刮风下雨,8年未曾中止。

  在蓝军任期内,松原发生重大变化,GDP从吉林省倒数第3名跃升至前三甲,还被评为“中国最佳休闲游览城市”、“国度园林城市”。

  然而,随同松原变化的还有蓝军自己。他从初到松原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变得自满自负,一意孤行。尤其是2006年担负松原市委书记之后,他虚荣心膨胀,更是自我沉醉到了极点。2009年9月,他在上海浦东干部学院学习期间,代表学生到复旦大学报告,自夸道:“松原国民已经把蓝军当成了符号”“最遗憾的是我到松原去晚了”。

  他好大喜功,喜欢鲜花和掌声,爱好警车开道、前呼后拥,只乐意听表扬话、奉承话,根本听不进不同的声音,唯我独尊、随心所欲已成为常态。

  他当过演员,喜欢唱歌,对别人“上有所好 大赢家,下必甚焉”的忠告不屑一顾,不仅频繁出入松原各家高级歌厅,到本地出差期间,也是走到哪里“歌声飘到哪里”。他的“雅好”,成了居心叵测者的绝好机会,一次他进京开会,居然有人“陪唱”到了北京!

  “觉得自己付出最多,贡献最大,仿佛松原8年发生的变更,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功绩。”蓝军“落马”后反思,“直至接受组织考察时,还是虚骄心态,沉沦在所谓的成绩中不能自拔,认为自己是功大于过。终极结果只能是跌跤、失败。”

  2 “病在肌肤”??“顺水推舟”,纪律防线瓦解

  蓝军的忏悔:……送礼是人情往来,是中国文明的一局部,是国情,谁都转变不了。现今的社会风尚就是这样,你谢绝会让人觉得你“不近人情”,不懂人之常情,是假清高,假正经。既然世风如此,不好拒绝,莫不如因势利导收下,省得大家好受,彼此为难。

  调任松原后,蓝军一度很不适应。

  以往“冷僻”的门厅,逐渐“热烈”起来,尤其是节日前后,来客川流不息,顺带着各种红包、礼金。

  起初,蓝军对此是抗拒的。到松原工作前,他下定决心,要成绩一番事业,当个清官。但面对引诱,他稍一放松,便一发不可整理。

  到松原未几后,蓝军父亲逝世,松原有人晓得后,专程赶到吉林市去看他,并送上“慰劳金”。蓝军虽觉不妥,但转念一想,这是共事的一份情意,况且数额不大,碍于情面就收下了。

  百尺之室,以突隙之烟焚。在廉洁问题上来不得半点让步。有了第一次的“收下”后,蓝军的纪律防线敏捷“溃堤”。

  2004年春节,面对越来越多的“拜年”人,蓝军认为“情形庞杂”,以为坚定不收已经不可能,特殊是似乎人人都是如斯,自己何必再“假高傲”,平白无端得功臣。细心思量后,他也就“悄悄地”收了。

  一步错,步步错。执纪职员告诉记者,面对所谓的“人情往来”,蓝军从客气推脱到大慷慨方地将红包扔进办公桌抽屉,没用太长时光“过渡”。次数多了之后,他的观点也随之改变,觉得“送礼是个广泛的社会景象,谁都不能改变,谁也不能完全拒绝”,“这些钱权且也算对自己这么多年辛劳工作的一种酬劳吧”,在自我抚慰和自我诈骗中逐渐麻痹。

  有一次,儿子来看他,他从办公桌抽屉里取出别人送的红包给儿子,临了还说上一句:“看看,你老爸这官不白当吧!”

  古人说,白袍点墨,终不可湔。意思是一领白袍着了墨,永远也洗不掉,以此警醒人们明哲保身,慎初慎微。蓝军疏忽纪律,“白袍”已被“墨迹”染黑,可他仍金石为开,任由小过变大错,终至万劫不复。

  3 “病在肠胃”??卖官鬻爵,唯利是图,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廉洁纪律

  蓝军的忏悔:……这时的送礼,也彻底变了味,既不是拜年、也冲破了人情往来的界限,完整变成了为实现某种目标的情感投资。再到后来,当有的人送二十万甚至更多的时候就成了纯洁的好处交流了。

  一陷贪墨,毕生不可洗涤。

  在对“当家人”的性格、禀性屡次“试探”后,蓝军的部属跟“友人们”逐步摸清了他的“内情”??从送礼时遮遮蔽掩、迟犹豫疑不知如何启齿,“进化”到明清楚白地递上钱,当面提出请托事项。有的人怕找蓝军“帮忙”的人太多,罗唆把姓名、银行卡密码、要办的事项等标注在信封上,扔下回身即走。

  “自己犯毛病最直接最基本的起因就是放松。”蓝军在懊悔书里说,他从最初的信心不收、到碍于情面收、到静静收、到心安理得收,直到怪罪不怪、司空见惯,全部进程都在人不知鬼不觉、“耳濡目染”中实现。到后来,他价值观推翻,根本不把纪律和规则放在眼里,严峻违背组织纪律、廉明纪律。

  2009年8月,蓝军带队到西藏探访援藏干部,援藏干部马某为了援藏停止后回松原可能谋个好职位,在拉萨送给他一张存有50万元的银行卡。蓝军本不想收,但转念一想,反正他是援藏干部,顺水推舟吧,只要自己批准,满意马某的欲望也不会有什么争议,于是把银行卡扔进了抽屉里。之后,马某又找机遇送给蓝军一张豹皮和一张银行卡。

  松原市领土局原局长陈建设和市交通局原局长姚敬实为了和蓝军拉近关联,日后能得到选拔重用,逢年过节都去“访问”蓝军,送上红包,两人先后得到提携,但2010年前后,都因行贿罪锒铛入狱。

  松原市建设局原局长张某违规中午饮酒,在向上级检查组的汇报会议上,张某的汇报内容严峻跑题,还借着酒劲儿与上级检查组产生口角。上级检讨组请求必需查究其义务。而在蓝军的包庇下,张某仅受到了撤职处置。为了感激蓝军的出手相救,张某送上了10万元,蓝军没怎么客气就收下了。

  蓝军的弟弟蓝某打着他的旗帜,在松原承揽工程,同时还当起了“掮客”,替身找活办事,造成恶劣影响。当听到社会上的流言蜚语时,蓝军非但没有做出深入检查,还自我开脱说:“究竟亲情难以割舍,弟弟毕竟是自己的一奶同胞,他有事我不能不论。重点工程不让他参加就可以了。”

  4 “病在骨髓”??执迷不悟,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

  蓝军的忏悔:自己好像是做了一场人生恶梦,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也常常一直地在问自己,这毕竟是怎么了?今天的蓝军和昨天的蓝军是一个人吗?

  松原,是蓝军人生的巅峰,也是别人生的“滑铁卢”。松原8年,他从经济社会建设的优良领航者、“松原人民的儿子”演变成了让人戳脊梁骨的“土天子”、“松原人民的不逆子”,强烈的反差,让人唏嘘不已,也让蓝军自己难以接受。

  接受组织调查后,蓝军一度十分抵牾,觉得很冤屈,认为松原8年,抛家舍业,起早贪黑,最终却落得这个下场,不公正。“还觉得这是自己在松原工作时间长了,干事多,得罪人就多,是有人‘找碴儿’,成心整我;甚至认为这是一个玄色风趣,从松原回来后,组织上曾一度认为由于自己的付出,应当给予‘弥补’,没想到这下给‘补偿’进来了。”

  “落马”之后尚且执迷不悟,遑论“落马”之前。那时,蓝军“居功自负”,从心底深处感到本人没啥问题,就是有问题也没那么重大。恰是这样的过错意识,让他在十八大之后仍不收敛、不收手。

  松原房地产开发商李某和蓝军熟悉,一直以来蓝军对他“关照”有加。一次,在长春的酒席上,李某奉承蓝军:你在松原8年,付出那么多,奉献那么大,有空常回松原看看吧。蓝军却奇妙地转移了话题:你让我怎么回去啊,我在松原连个住处都不!李某心领神会,立刻提出要送蓝军一套住房。2013年,李某果然送给蓝军一套位于松原的住房,价值190多万元,蓝军觉得这是“朋友间的馈赠”,怅然哂纳。

  2009年下半年,陈建设(因纳贿服刑)征得蓝军赞成,用公款为蓝军购置了一辆价值115万元的越野车,作为公务用车。2011年5月,蓝军调离松原市回省里工作后,将此车带回长春归自己及儿子应用,截至案发,此车发生的维修费、颐养费、燃油费等均由公众支付。

  蓝军落马后,组织上耐烦地做他的思维工作,摆事实、说政策、讲纪律,让他对比四十多年前写的入党意愿书,重学党章。他手捧年青时一笔一画写下的入党自愿书,多少番泪眼蒙?,夜不能寐,终于幡然悔过,他在忏悔书里苦楚地写道??

  “组织对自己寄托很大盼望。自己曾是父母的骄傲,家庭的愿望,晚辈们的励志榜样。现在这所有都子虚乌有,成了从前……假如没失事,自己本能够很快地离动工作岗位,和家人享受安静的退休生涯,看看书、写写字、儿孙绕膝、天伦之乐,如今这也都成了泡影,自己倒在了人生最后一里路上。”(本报记者 李志勇 通信员 巴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