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 旅游资讯 >  正文

【情人节】重庆涞滩古镇上牵手到老的长命老夫妇-搜狐游览

发布时间: 2016-05-15 03:22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情人节】重庆涞滩古镇上牵手到老的长命老夫妇-搜狐游览

  今天是情人节,给大家讲一个故事,一个城市古镇上长寿老夫妇的故事,他们就是重庆合川涞滩古镇上相濡以沫了七十余载,联袂共度夕阳红的一对长寿老夫妻:95岁的李爷爷和94岁的刘婆婆。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变老,重庆涞滩古镇上的这对老夫妇,结婚七十多年来一直彼此搀扶、互相关爱,他们相濡以沫的恋情故事一直激动着所有的人......

  

  笑颜溢满两人的脸颊

  

  涞滩古镇的“瓮城”。

  涞滩是个俏丽的处所,山净水秀,人杰地灵,2006年,在首批“中国最美的村镇”的评比中,涞滩古镇以其“山寨式场镇的典型”和江西婺源、安徽宏村、浙江乌镇、江苏周庄、云南温柔等有名的古镇古村一起,名列首批“中国最美的村镇”之一。

  涞滩古镇建镇于宋代,实在更应当叫涞滩古寨,古寨三面悬崖峭壁,存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险要之势,清同治元年增修了重庆城门里独一的瓮城,城内保存有四个藏兵洞,具备关门打狗,瓮中捉鳖的御敌功能。涞滩古镇尽管不大,但镇内唐代寺庙、宋代石刻、明清老街、清代瓮城保留完好,错落有致的木构造小青瓦建造群和镇外渠江两岸的美丽田园给人以山乡的安静感到。

  

  李爷爷和刘婆婆在涞滩古镇守着属于自己的一方小店。

  而咱们今天要介绍的那对长寿老夫妻就世世代代寓居在这美丽的农村古镇上,二老结婚七十多年来就一直相互扶持、相互关爱,他们相濡以沫的爱情故事感动着邻里和过往的行人、游客。他们,就是我今天要盛大先容的“幸福长寿之家”,两位相濡以沫七十余年,携手共度夕阳红的长寿老人:95岁的李爷爷和94岁的刘婆婆。

  

  李爷爷和刘婆婆(摄于2010年,我第一次给二老拍的合影)

  说起结识两位老人的旧事,仍是在2010年的夏天,那天我正在涞滩古镇上晃荡,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正筹备给她拍照,谁知她说道:“你不要给我拍,我带你去见我的爸爸妈妈,你给他们拍。”于是,我就有幸认识了古镇上的这一对都已到了“鲐背之年”的长寿老夫妇。天然,每年我都会抽时光去涞摊看看他们,和他们聊聊天,给他们拍拍照片。

  

  店铺前的刘婆婆

  

  健康结实的李爷爷

  1944年,二十来岁的李爷爷跟小他一岁的刘婆婆在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组成了一个家庭。当时,李爷爷家里很穷,只能去给地主家当长工,因为他口齿聪颖,未几就当上了当地的“春官”(乡村里的说唱艺人),每年都有多少个月不在家,跋山涉水、挨家挨户地去给远远近近的农夫们“说春”。

  

  老头子,别烧得手了......

  经查阅材料,我才知道:“说春”是以前川渝两地的一种古老的风气,是发生于农耕时期的一种民间说唱风俗,详细由民间春官在民居堂屋大门口进行的一种节令说唱运动,个别在农历十月小阳春后开端,次年春分左右停止,走乡串户,为农夫报送耕种节令,见到什么就说唱什么,俗称见人说,农民也感到春官跋山涉水,非常辛劳,便将本人劳动所得的食粮、金钱相送,作为对春官的酬报。

  

  很有“夫妻相”的两位白叟。

  

  那天,途经小店的美女们纷纭跑来和老人合影

  李爷爷就是这样一个“春官”,在他不在家的那些日子里,刘婆婆单独一人拉扯着四女一男五个孩子长大。而每次回到家里,刘婆婆老是悉心的照料他,不让他做任何家务,家里有好吃好喝的也都是先让他享受。几十年来,只有李爷爷在家,刘婆婆天天都要为他洗脚、剪指甲,直到他们都八十多岁,切实洗不动了。为丈夫洗了六十多年的脚,这刘婆婆真是个贤妻啊!

  我的脑海里一下子就呈现了这样的一幅画面:七十多年前,一个残阳如血的漂亮傍晚,在一间破旧低矮的农村土胚房前,一个满酡颜晕的美丽新媳妇蹲在地上,正面带羞怯地给他的新郎洗脚,此时此刻,洗脚的人和被洗脚的人的脸上都弥漫着无比的幸福。兴许当时他们并不晓得,他们这幸福的洗脚 “程序”始终连续了六十多年......

  

  2013年拍的,刘婆婆还能拄着拐杖站着拍照

  自从意识了他们,我每年都会去涞滩古镇探访他们。这是2012年拍的,那天刚走到他们家的杂货铺门前,就看见两位老人正坐在门口的藤椅上晒太阳,俺都要拿出上一次给他们拍的照片送给他们,两位老人见到自己的照片,十分冲动,开心肠“配合”俺实现了这一次次的“摆拍”。

  

  2014年两人都坐着了......

  李爷爷身体还挺硬朗的,前两年还要下地干点简略的农活:拔拔草、浇浇地、扫扫场院什么的......这张照片是2014年拍的,据说老人家前些蠢才在他小儿子家帮忙干了一周的农活回来,难怪老人脸上红扑扑的,呵呵!

  

  2015年春节前,喜气洋洋的二老

  

  昔日的“你挑水来我浇园”,而今却是“你饮酒来我吸烟”

  也许是年纪大了,谈话比拟费劲的缘故,二位老人对着我一个劲地笑,话很少,他们的女儿给我讲了不少她爸爸妈妈的事件:二老性格都很好,结婚当前就很少拌过嘴、红过脸,对外人也和和睦气的;二老的身体也很好,一年中很少生病。刘婆婆有风湿病要吃点药,李爷爷一年就基础上不吃药 365娱乐;二老还都爱好喝点酒,李爷爷一天三顿饭每顿二两酒,刘婆婆每天也要喝两次,每次一两,很有法则啊!

  

  失去了老伴的李爷爷

  今年春节期间,恰好去加入涞滩古镇的2016“民俗文明节”,我又一次来到了涞滩。

  当我兴冲冲地来到两位老人的小店时,却只看到李爷爷一个人。他们的女儿告诉我:刘婆婆早在去年5月就去世了。

  尽管对老人的而生老病逝世,大家都是有思维预备的,但我还是觉得很忽然,由于在我的印象中,刘婆婆看上去要比李爷爷身体好许多的。

  二老的女儿告知我,说她母亲是突然逝世的,既不生什么病,也没吃过药,那天晚上老人突然就不行了,她们赶快将老人送去病院,没多久就去世了,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无疾而终吧!

  老伴走了,李爷爷看起来比以前憔悴了良多,我给他拍了几张照片,也只能祝愿老人好好珍重身材,多福多寿了!

  这就是重庆涞滩古镇上的那一对长寿老夫妇的故事,只管故事的结尾不算美满,但她们一直相互搀扶、相互关爱,他们相濡以沫的爱情故事打动着邻里和过往的行人、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