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 教育资讯 >  正文

起底团系高官问题: “火箭式提拔” 缺基层锻炼

发布时间: 2016-02-24 15:20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在八零后一拨人上小学时,努力学习为四化做贡献,是总挂在嘴边的誓词。最近,又一个名为“四化”的概念热了起来,不过,是说问题的。

  中央第二巡视组向团中央反馈问题,其中有一条是:“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问题仍然存在。

  这个“四化”从哪来?去年7月,中央召开党的群团工作会议,习总在会上指出,群团组织要重点解决脱离群众的问题。此后,各地工青妇组织开始深入反思工作中的“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问题,并针对解决这些问题展开改革。一时间,很多人突然明白了中央为何如此高规格地召开群团工作会了,原来是有问题导向啊!

  在大家的印象中,身边的团干部能说会道、能歌善舞、形象好气质佳,都是特别有前途、有发展的青年才俊,真的有这么多问题么?

  这里,长安街知事给大家介绍几位曾经的团干部:

  万庆良,广州市委原书记,受贿1个多亿,从担任广东团省委书记就开始收钱,他的典型事迹是爱出入私人会所。他当团干部时,曾被视作扎根基层的典型人物。

  内蒙古自治区原常务副主席潘逸阳也当过广东团省委书记,他34岁出任这一职务,官居正厅,意气风发,曾是广东政坛的未来之星。听广东的小伙伴们说,潘交际能力很强,在共青团时就爱结交各方朋友。显然,这一才能也被他用于日后的仕途生涯中,或许是“朋友”太多,为了升官,他给别人送钱,为了友情,他帮人经营企业提供便利。

  事实上,像万庆良这样,还在共青团时就收钱的人是少数,一方面,共青团油水不多,另一方面,团干部大多志存高远,颇希望日后能更有一番作为。从现实的情况来看,作风华而不实,是一个突出问题:南宁市委原书记余远辉在担任共青团广西自治区书记时,被称为“奇葩”,大家说他“眼睛只往上看,对他升官无益的人,他都不正眼看一下”。2004年广西自治区下发一份专门文件,余远辉拿到后,居然不下发,也不执行。本单位职工从别的地方知道后,回来质问余远辉,他只“嗯啊”几声,并不处理。

  还有的团干部爱搞团团伙伙,以求相互照应。十八大后首个落马的省委组织部长梁滨,曾在山西团组织工作16年。据财新网报道,梁滨并无多少实际能力,在主政地方和任职省府期间并未做出多大成绩,但他出身团干部,擅长迎来送往、搞人际关系。一位山西官员说,“梁滨会来事,人际关系能力强,在山西官场几无对手,左右逢源,基本不打压人,而是帮人扶人。”白云等多名山西贪官,都是团干部出身,与梁滨有过较长时间的工作交集。山西省委的退休人士说,在省委大院里居住的一位团系干部,现在外任职,每当其回太原时,大批团系干部前来拜见,常常围得水泄不通。

  “宗教首虎”张乐斌,曾与令计划在团中央共同工作8年,关系颇为密切。张后来转任国家宗教局,据说就是得益于令的推荐。

  看完以上各位的做派,不由得对中央的洞若观火表示叹服。中央群团工作会后,人民日报发表的评论员文章曾点出了“四化”问题:有的群团机关自闭于高楼大院,离基层远、离群众远,真正同群众摸爬滚打在一起的时候不多,自觉不自觉形成了衙门作风。有的群团组织越来越像党政部门,工作内容同行政部门重合,工作方式同行政部门雷同,没有群团组织自身的特点。有的群团组织在代表谁、联系谁、服务谁的问题上没有把握好,确定委员、会员、代表等人选追求“高大上”,普通群众代表难以进入。有的群团组织开展工作过分依赖娱乐活动,只讲数量不求质量,只重场面不计效果,缺乏思想性、教育性等。

  没错,脱离群众是很危险的。共青团挑选的都是未来要担当大任的年轻干部,可在共青团工作时就脱离群众,日后出任要职难免不成为万庆良、潘逸阳......

  不可否认的是,大部分的团干部是好的,是各行各业的先进人物代表,也是未来党政领导干部队伍的生力军:全国最年轻的省长陆昊,曾是团中央第一书记;全国最年轻的三位省委常委中两位是团干部:福州市委书记杨岳和西宁市委书记王晓;最年轻的中央候补委员委员刘剑,曾是北京团市委书记。

  团干部的优势,是年轻、学历高,短板是基层经历不足,工作容易漂浮。事实上,由于转岗年龄需要,许多团干部很年轻就走上领导岗位,甚至被“火箭式提拔”,然而由于缺乏基层锻炼,不仅容易脱离群众,也容易滋生急功近利的思想,甚至还有些团干部,本身就是投机其中,将此作为从政捷径,压根就没想踏踏实实干。要解决这一问题,为团干部成长创造一个健康的环境,关键在于选人用人的导向。党的十八大以来,新的干部任用导向不再唯年龄,不再搞“一刀切”,对团干部的培养任用也更加稳健,一方面,团干部转岗不再搞一步到位,而是让他们到多个基层岗位上回补经历。另一方面,选拔一些基层经验丰富的干部担任团的领导,如现任共青团第一书记秦宜智,他从车间技术员起步,在国企、地方及少数民族地区任职多年,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堪称老成持重。值得注意的是,他到团中央时已经48岁,今年则将满51岁。

  改革群团组织体制机制,是另一项重要工作,日前《上海市群团改革试点方案》与大家见面,针对群团机关设置“倒金字塔”结构、机关大而基层弱等问题,改革方案着力打造“小机关、强基层、全覆盖”的组织体系,使机关扁平化。简单来说,就是群团工作要接地气,将大量在机关无事可做的人分流到基层,到群众中去,解决实际问题。此外,要多吸收群众中的先进人物,使他们有地方发声。群众组织,归根结底还是要以群众为中心,让群众当主角。

  给大家翻译下,请看组成工青妇领导机构人员的比例,就知道现在要用什么样的干部了。日后,团委书记干到60岁退休,团的副书记一半没有行政级别,完全是有可能的。

  当然,面对改革,肯定会有人心中不服,甚至做一些“小动作”。巡视组组长李五四说,他们收到了涉及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反映,已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和有关部门处理。这句话的分量,大家懂的。

编辑: admin

热点时评

民生动态

视频新闻